曾擁有最大電冰箱制造基地的奧馬電器如何被“掏空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日本黄漫画免费播放_日本黄色片_日本黄在免
刮風不減半,下雨更好玩,大傢好。這裡是專註和大傢一起吃瓜的小編。今天天氣不錯,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。不讓大傢久等瞭,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。
曾經擁有中國最大電冰箱制造基地的奧馬電器(002668.SZ)境況日益艱難。

在出售核心冰箱資產後,這傢公司又上演瞭2元賣出互金公司的鬧劇。要知道,互金公司中融金註入奧馬電器時價值14億元。

奧馬電器絕對是一傢有故事的公司。在經歷上市、大股東更迭後,目前實控人趙國棟將互聯網金融資產註入,並一步步將一個年凈利潤超過3億的企業拖累到2018年一年虧損19億,如今不得不出售主業還債。

事實上,回看奧馬電器股東更迭後的資本之路,諸多疑點一一浮現。

創始人退出,趙國棟接盤

成立於2002年的奧馬電器,在冰箱這個紅海市場,走出瞭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。奧馬電器重點攻海外市場,為惠而浦、伊萊克斯、Candy等企業代工。短短7年時間,這傢公司成為中國出口第一的冰箱制造商,並於2012年在深交所中小板掛牌上市。

創始人蔡拾貳在創立奧馬電器時已經55歲,他曾擔任過廣東珠江冰箱廠生產部長、廣東科龍電器冰箱公司董事兼總經理,擁有近二十年的冰箱企業管理經驗。在奧馬電器上市三年,解禁期結束後,蔡拾貳萌生退意。

就在此時,趙國棟進入瞭公眾的視野。

2015年10月,趙國棟協同桐廬巖華投資管理合夥企業(下稱巖華投資)和西藏金梅花投資有限公司(下稱金梅花投資),耗資19.51億元共同受讓瞭奧馬電器9名自然人股東的股份。受讓完成後,趙國棟持有奧馬電器20.38%股份,超過持股19.5%的蔡拾貳成為第一大股東。這個過程,趙國棟需出資12.13億元,餘下的7.4億由巖華投資和金梅花投資共同承擔。

對趙國棟來說,用12億就可以鯨吞一個年凈利潤超過2億的公司,確實是一筆劃算的買賣。但一下拿出12億現金,也非易事。為此趙國棟采取瞭兩步走策略:

一方面,他讓奧馬電器受讓瞭自己控股的中融金51%的股權,獲得資金約3.6億元。

中融金就是近日2元資產鬧劇的主角。這傢公司成立於2014年9月,主要從事互聯網金融服務,旗下擁有互聯網P2P平臺“好貸寶”、“錢包金服”和手機APP“卡惠”等產品。

2015年10月29日,奧馬電器與中融金的股東趙國棟、伊宏偉、楊鵬、高榕資本(深圳)投資中心(下稱高榕資本)、北京華清道口聯金投資管理中心(下稱華清道口)共同簽訂《股權轉讓協議》,以總價6.12億元受讓他們持有的共計51%的股權。其中,趙國棟轉讓股權30%,可以獲得股權轉讓款約3.6億元。

值得註意的是,在中融金被註入奧馬電器的半年前,高榕資本、華清道口和北京思諾啟點突擊入股中融金。3傢投資方合計持有中融金10%股權,據推測對價隻有4000萬。因為,當時中融金凈資產約8500萬元,同期凈利潤約2400萬元。據此計算,中融金的註冊資本和資本公積大致在6000萬元左右。扣除中融金2200萬元註冊資本後,3傢投資機構的投資總共形成的資本公積約3800萬元。再加上計入註冊資本的200餘萬元,合計為4000萬元。這意味中融金投後估值約4億元。

然而,僅僅半年之後,中融金在轉讓給奧馬電器時的估值就上升到瞭12億元。

另一方面,成功籌到3.6億元後,趙國棟打算從奧馬電器的股權質押中獲得剩餘資金。趙國棟所受讓的3369.72萬股奧馬電器股票,於2015年11月完成瞭過戶。緊接著,趙國棟便將其所持幾乎全部奧馬電器股票(3369萬股)質押給海通證券,質押期大約為一年半。按照當時100元/股左右的價格,5折質押率計算,趙國棟預計能夠融到17億元左右的現金,足夠支付奧馬電器轉讓款。

就這樣,趙國棟憑借高超的資本運作手段,幾乎不花一分錢就獲得瞭奧馬電器這樣一個盈利的“殼”。但與此同時,他也質押瞭其持有的奧馬電器全部股權,並且背負瞭中融金激進的業績承諾。這為奧馬電器的危機埋下瞭種子。

2015年和2016年,中融金的業績承諾分別為不低於6200萬元和1.4億元。根據第二次收購中融金股權時的業績補償協議,中融金2017年-2019年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2.4億元、2.64億元和2.9億元。

“不務主業”的脫實向虛

在控股權發生變化後,奧馬電器原來的董監高集體辭職,這是奧馬電器冰箱主業遭受的第一次打擊。奧馬電器原來的管理層隻留下劉展成一位。劉展成在傢電行業裡資歷頗深,先後任職於海信、科龍及奧馬電器。劉展成在2017年離開瞭奧馬電器,接替他的是餘魏豹。餘魏豹2012年加入奧馬電器,歷任大區銷售總監,副總經理等職。今年11月,餘魏豹也已經離職。目前,奧馬電器管理層中已經沒有傢電行業、甚至實業經驗的人。

形成對比的是,2015年以來,數名有金融背景的高管加盟奧馬電器。例如,現任高管馮晉敏曾在網銀在線、京東金融等機構任職。現任總經理劉向東,曾是中融金的董事長助理。已經離任的副總經理李迎晨和張佳也都有金融行業的履歷背景。可以明顯感到,從人力資源的角度,董事會對傢電業務投入在減少。

在2017年以後,奧馬電器冰箱業務獲得的資源也受到瞭限制。

首先,2017年以後,奧馬電器的廣告費用大幅消減。2016年,奧馬電器廣告宣傳費達到瞭歷年最高的2.05億元。此後一路下跌,2018年隻有0.77億元。今年上半年為0.19億元,比同期下滑40.6%。

圖片來源:Wind

其次,對於匯率風險,奧馬電器一改慣常做法,大幅依賴金融工具進行套期保值。因為奧馬電器的冰箱業務主要面對歐洲市場,為避免匯率波動造成的影響,奧馬電器一直都有一定額度的外幣借款。雖然也會有采用一部分衍生金融工具進行套期保值,但一直以來套期保值的損益規模大約隻有幾百萬,可見奧馬電器使用的衍生工具量比較小。但是,2016年和2017年,奧馬電器逐步償還瞭全部外幣借款。相應加大瞭衍生金融工具的使用來對匯率風險進行套期保值。從2015年開始,奧馬電器的衍生工具公允價值變動損益就上升到瞭數千萬規模,到瞭2018年甚至直接虧損1.6億元。

奧馬電器放棄之前一直采用的較為穩妥的匯率風險對沖策略,大幅增加高風險金融衍生工具使用背後,可能是以“套期保值”之名,行“套利”之實。畢竟,沒有高收益資產,如何支撐互聯網金融平臺的高回報?

圖片來源:Wind

涉嫌虛增成本,向中融金輸送利益

奧馬電器更嚴重的問題,還有涉嫌通過虛增成本向中融金輸送利益。

界面新聞發現,2016年奧馬電器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額隻有8.6億元,而2017年則高達15.23億元,增長77%。一般來講,冰箱企業通常向大供應商采購的都是核心零部件,例如:壓縮機。在沒有漲價的情況下,大供應商采購額增長應該和銷量增長相匹配。但是,2017年奧馬電器冰箱銷售量隻增長瞭20%,遠低於營業成本47%和供應商采購額77%的增長。雖然2017年,冰箱成本確實出現上漲,但奧馬電器的營業成本漲幅也遠超合理范圍。

圖片來源:奧馬電器年報、界面新聞研究部

另外,奧馬電器營業收入數據也值得懷疑。

首先,2017年奧馬電器冰箱的主營業務收入增長瞭32.1%。而不論是之前年度,還是之後的2018年,奧馬電器冰箱營業收入增速都在10%以內。管理層也沒有對突然增長的傢電收入給出解釋。奧馬電器2017年傢電收入增速甚至超過瞭當年龍頭海爾智傢的30%增速,業內其他企業在2017年並沒有出現收入猛增的情況。

另一方面,2017年奧馬電器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額非但沒有增長,還略有下降。五大客戶占比也從一向穩定的30%左右,突然下滑到20%。2018年還繼續下降到17%。像奧馬電器這種以貼牌生產、出口導向為主的企業,銷量增長通常都取決於大客戶訂單量。除瞭虛增收入,另一種可能的解釋就是奧馬電器在一年內拓展出瞭大批小客戶。從奧馬電器的工作重心,資源投入情況看,後一種可能似乎實現難度較大,年報中也沒有做出說明。

還有一點值得註意,奧馬電器運費增速和營收增速也不匹配。像冰箱這種大件,物流成本是銷售費用中重要的一項。理論上,應該和銷量增長匹配。但是2017年,冰箱銷量增長20%,運費隻增長瞭3.6%,2018年銷量增長0.9%,運費大幅下滑51%。

圖片來源:Wind、界面新聞研究部

奧馬電器經營性現金流的情況也很可疑。2017年是奧馬電器歷年來增長速度最快的一年。但經營性現金流卻並不樂觀,大幅流出8.33億元。即便除去支付金融業務的現金支出14.82億元,傢電業務現金凈流入約6.5億元,比起之前年份仍然略有下降。可見,奧馬電器2017年的情況是增收不增利,而且也沒有現金流入。

以上種種現象都指向奧馬電器存在虛增收入、虛增成本的可能。探究奧馬電器這麼做的原因,可能和中融金激進的業績承諾有關。中融金2017的承諾凈利潤為不低於2.4億元,比2016年承諾業績增長71%。而2018年和2019年的承諾業績僅為2.64億和2.9億元,增長10%。如此大的增速差距意味著,中融金在2017年可能已經過瞭快速增長期。2017年71%的增速,完全是為瞭保住估值。這樣一來,奧馬電器可能為瞭實現中融金2017年的業績承諾,鋌而走險,利用虛增的成本形成體外資金,支持中融金的業績。

危機爆發

到瞭2018年,隨著中融金經營壓力越來越大。奧馬電器被拖進瞭泥潭。

中融金在2018虧損6.67億元,奧馬電器對其計提5.48億元商譽減值,加之金融板塊計提壞賬11.21億元,確認負債3.97億元,導致奧馬電器2018年虧損19.03億元。

今年前三季度,中融金再虧7743.11萬元。依據三方報告,截至2019年9月30日,奧馬電器耗費13.96億元買來的中融金100%股權價值為-4.51億元。為保殼,趙國棟決定將奧馬電器和中融金脫離。這就有瞭震驚市場的2元出售中融金事件。

12月15日晚間,奧馬電器公告稱,擬將中融金100%股權出售至趙國棟及權益寶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,以上股權作價合計人民幣2元。上述股權出售完成後,中融金將不再納入公司合並報表范圍。

一石激起千層浪。交易所也要求奧馬電器圍繞出售標的中融金的評估方式、交易差價的合理性一一做出分析以及回應。

一個多月前,奧馬電器還做出瞭另一個讓投資者驚詫的決定:轉讓全資子公司奧馬冰箱49%股權。奧馬冰箱是奧馬電器的業績支柱。以今年1-10月為例,奧馬冰箱凈利潤5.18億元。而奧馬電器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僅為2.99億元。

如果說出售核心資產償債已是迫不得已,那麼奧馬電器更大危機還在路上。12月22日晚間,奧馬電器發佈公告稱,趙國棟因為股權質押違約,所持的3,094萬股奧馬電器股票遭到拍賣。經法院判決歸買受人張宇所有。Wind數據顯示,趙國棟所持的奧馬電器股票幾乎100%質押,而當前股價距離質押價格已下跌超過50%。趙國棟也許還會有更多的股票出現質押違約。

本次拍賣完成過戶登記後,趙國棟將持有公司總股本的12.72%,仍為公司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。不過,奧馬電器近期一系列舉動背後,也許是另一場資本遊戲即將開始。

欲要知曉更多《曾擁有最大電冰箱制造基地的奧馬電器如何被“掏空”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科技資訊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科技資訊。